是否豪华的标准只能以不造成不良影响为准

2020-06-14 03:54

党员领导干部婚嫁喜庆事宜,应至少在事前10个工作日录入系统;为直系亲属操办丧礼的,应在事后15个工作日内补充录入系统。对违反规定,造成不良影响的党员干部,一经查实,按规定严肃处理,并点名道姓予以通报曝光。党风廉政室相关负责人补充提到,纪委发现有党员干部没有及时上报后,将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相关规定进行处理。

从7月25日至8月13日,系统上线的半个月的时间里,已有37名党员领导干部在系统里进行了录入或者补录。

禅城一公务员郭先生认为,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需要事前填报,意味着这一群体今后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时有了约束,总体上是件好事。“党员领导干部应该有自觉接受监督的觉悟。”郭先生称,自己更关注的是在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时,其在准绳允许的范围内的标准问题。

党员干部本人和直系家属的婚庆、生日、乔迁、晋升、调动,直系亲属丧葬,以及子女升(留)学就业、获奖等事宜都需要进行录入。

昨日记者从佛山市纪委获悉,佛山市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信息管理系统日前正式上线,这也是全国首个监管党员领导干部宴请事宜的系统,若参加人数、规模、总开支、酒店星级等超出预警范围,或在指定时间、地点举办时,系统将自动发送预警信息,便于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监督。

宴请日期、举办地点、事宜、预计总开支、预计人数、席数以及酒店的星级、邀请范围等等。

为了杜绝虚假上报的现象,他们也会对一些没有到达预警范围的申请进行抽查,一旦发现造假的情况也会进行严肃处理。此外,针对部分干部担心涉及到党员干部隐私的问题,佛山市纪委表示,该系统的内容绝对不会对外公布。即使纪委内部,也只有相关管理人员才能看到,完全可以保证隐私不外泄。

佛科院社会学教授张喜平分析认为,“这一系统表面上看对党员领导干部的约束多了,但实际上有了明确的标准后,干部的心里反而因此会坦然,实际上也是对这些领导干部的保护。”

该系统上线以来,纪委发现少数党员领导干部存在片面追求星级酒店、豪华酒宴,消费标准超标等问题。

同时,对于“邀请范围”纪委也有明确的规定:不能邀请管理服务对象以及与行使职权有关的人员参加;不能用公款或者其他任何单位、个人的财产来支付应该由个人承担的宴会款项等等。

张喜平表示,这一系统的优点在于其明确了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数量、预计开支总数等标准。“宴请一桌的标准定为不超过2500元,这个数字应该说是适合的,纪委应该先期有做过详细的调研。”“标准定得越细,可操作性就越强,在实际消费是否有超标,纪委在检查的时候就越有依据可循。”张喜平称,对于党员领导干部而言,标准的明晰和提前申报的办法,也解决了他们心头的疑惑。

从系统预警中发现的问题来看,少数党员领导干部存在片面追求星级酒店、豪华酒宴等奢靡之风的问题,举办规模和消费标准明显超出当地一般群众举办类似事宜的规模和标准等问题。另外,少数领导干部也存在超时报告的问题,未能做到按时报告。

佛山市纪委党风廉政室相关负责人介绍,若参加人数、规模、总开支、酒店星级等超出预警范围,或在指定时间、地点举办时,系统将自动发送提示信息,纪检监察机关可及时到场监督。具体来说,存在超时报告的情况,或每桌价值超过2500元,又或者围数超30桌、五星级酒店等,系统就会启动预警,也就是“亮红灯”。

“公务员可以在工作层面要求做到勤俭节约不铺张浪费,但如果下班后在没有违法违纪的情况下提出更多的道德层面限制,私人生活也会受到影响。”李先生称,包括婚丧喜庆这些也是个人隐私的事情,如今也要汇报,对于这一新政策,自己感觉有点不习惯。

佛山市直机关副处级或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中层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区一级机关、街道的副科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村、居委负责人,都需要录入此系统。

“以前红包拆开看后,还要想办法退回去,现在有相关规定后可以明确跟对方说不要封红包,免去了麻烦。”该公务员还举例称,本地人生活圈都在这边,如果婚宴的时候是联婚,双方大多数时候邀请亲戚朋友都会超过30围,以后类似情况,会尽量谨慎考虑参加的对象,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不少党员领导干部的家庭环境条件不同,在操办这些事情的时候情况就会不一样。”郭先生称,比如在收受红包的问题上,实际上自己参加不少同事的婚礼或者孩子满月酒,本地的公务员是不收红包的,因为这是佛山当地的风俗,而在参加一些外地同事的喜宴时,以前都是循例要给同事送些礼物或者封个红包。

启动预警后,佛山市纪委将打电话过问宴会情况,又或者发短信提醒,并视情况派员或委托下级机关派员前去宴请现场了解情况。佛山市纪委同时提醒,由于每个地方的民情不一样,每个党员干部宴请的实际情况也不一样,围数等预警并不是一个硬性的规定,是否豪华的标准只能以“不造成不良影响”为准。

不过,也有公务员对这一做法依然颇有异议。在南海担任公务员的李先生(化名)抱怨称,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一些标准不一定合理。“像2500元一桌的标准,在南海一些镇街还好,但如果是在桂城这样的中心区,要找这一消费标准内的宴席实在很难找。”李先生称,自己两年前结婚的时候,因为双方家庭的经济条件比较好,在五星级酒店宴请的时候标准就已经达到5500元/桌。“这并不是说双方显摆或者铺张浪费,而是如果两个人都是公务员,婚姻又一辈子一次,想做得比较好看一些,让双方父母和自己都满意,但如果规定实施后,感觉就会受到了限制。”